垃圾焚烧发电是最优选择

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:晶报
浏览320次时间:2015年8月10日 10:51

2014年,深圳生活垃圾处理量为15100吨/日,6座垃圾焚烧厂日处理垃圾7425吨,剩下的7675吨垃圾全由下坪、宝安老虎坑、坪地红花岭、坪山鸭湖等四座填埋场消化。问题是,下坪填埋场二期的库容只能支撑5-7年,而另外三个填埋场近年就将库容告急。

垃圾围城势不可挡,深圳该怎么办?

垃圾围城离你很近

“每个人都是垃圾制造者和生产者,可大家都有一个错觉,以为垃圾围城是政府管的事,离个人很远。”深圳市环卫综合处理厂厂长、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龚佰勋告诉记者,“作为垃圾制造者,垃圾围城不仅与你有关,而且离你很近。”

龚佰勋将一串数据摆在记者面前:2014年,深圳生活垃圾处理量为15100吨/日,建成和运营垃圾无害化处理场(厂)10座,其中:垃圾焚烧发电厂6座,分别是南山(800吨/日)、盐田(450吨/日)、宝安老虎坑(4200吨/日)、平湖一期(675吨/日)、平湖二期(1000吨/日)、龙岗区中心城 (300吨/日);卫生填埋场4座,分别是下坪、宝安老虎坑、坪地红花岭、坪山鸭湖。

“2014年,深圳生活垃圾处理量551万吨,已经突破环卫专项规划2020年预测值533万吨,近10年来年均增长率达到6.1%。”龚佰勋告诉记者,深圳提前5年达到了垃圾处理的峰值。“按照上述增长率预测,2020年深圳生活垃圾处理量将达到21000吨/日。而垃圾处理设施却由于各种原因建设滞后,只能通过加大填埋处理量消化,超负荷运行造成各个垃圾填埋场库容快速消耗,接近极限。”

龚佰勋介绍,宝安老虎坑、龙岗红花岭、坪山鸭湖3座垃圾填埋场现有库容近年告急,下坪填埋场二期现有库容也仅能维持5-7年。若3-5年内再无新的处理设施建成,垃圾围城危机势必出现。

填埋难持续 分类难解近渴

既然原有的几座填埋场库容告急,为什么不开辟新的填埋场呢?

龚佰勋告诉记者,主要原因有三:一是填埋处理方式不适合人口密集、土地紧缺的城市。深圳生活垃圾含水率高(60%),以填埋方式处理未分类的混合垃圾,占地大,臭气污染控制难,渗滤液处理难,加上城市快速发展,填埋场周边住宅区越来越多、越来越近,填埋场运行与周边居民的矛盾日益突出。二是“邻避效应”造成垃圾处理设施“落地难”。深圳部分垃圾处理设施与市民期望的环境友好型设施还有差距,也有一些媒体相关报道不够全面深入,导致市民误解,抵制在家门口建设垃圾处理设施。三是深圳土地资源接近枯竭,即便上述两种问题可以得到解决,政府也拿不出可以作为填埋场的用地。

也有居民说,垃圾分类是实现生活垃圾源头减量的有效手段,为什么不通过搞好分类遏制生活垃圾增长势头呢?

龚佰勋表示,垃圾分类的实施是个改变人们固有生活习惯的过程,同时需要大量配套设施建设,这两者均非一朝一夕可完成。对垃圾围城这个燃眉之急,垃圾分类远水解不了近渴。

焚烧发电战略是最优选择

上海市环境卫生工程设计院院长张益告诉记者,对于深圳这样土地资源极为匮乏、经济发达、人口高度密集的一线城市,与卫生填埋等处理方式比较,垃圾焚烧发电战略是最优选择。

目前,生活垃圾处理的一些新技术尚不具备大规模工程应用的条件。近几年来发展的新的垃圾处理技术,多数处在中试或小规模应用的阶段,处理规模达到500吨/日以上的设施极少,且与焚烧处理技术相比,在工艺成熟性、运行稳定性、污染控制等方面还存在较大距离,暂不能满足深圳垃圾处理的要求。

垃圾焚烧好处多

处理效率高。焚烧厂占地面积小,对于经济发达、土地资源稀缺的深圳最为适用。

减容减重效果好。垃圾体积可减少80%至90%,重量可减少约85%。

对周边环境及附近居民影响小。焚烧闻不到味道,而填埋不可能完全避免。

可使垃圾中的有害成分完全分解,并能彻底杀灭病原菌。

可以实现垃圾的资源化。焚烧产生的热量可用来供热或发电。

原标题:“垃圾焚烧发电是最优选择”